继爆款超级账本后,IBM再次推出新产品

请输入图片描述

本周一,IBM推出了用于金融服务区块链平台LedgerConnect,继续扩大其区块链技术产品生态。

IBM与外汇市场基础设施公司CLS合作,创建了LedgerConnect,一个为金融服务公司而设计的分布式分户账技术(DLT)平台。它的目标是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更多领域,包括了解客户流程、许可筛选、抵押品管理、衍生品交易后处理、对账以及市场数据。

LedgerConnect平台托管在一个单独的网络上,旨在为金融机构创建区块链应用程序提供一站式服务。

到目前为止,包括巴克莱银行和花旗银行在内的9家金融服务公司都参与了概念验证。DLT平台尚未得到广泛应用,但IBM表示,在完成成功的概念验证、监管审批和充足的市场需求之后,有可能会得到大范围应用。

区块链技术的倡导者表示,它可以加快金融行业的流程,使其更有效、更便宜。但区块链技术的广泛采用尚未发生。相反,很多金融机构正在试验DLT,目前还不清楚如何应用到各个行业中。

IBM负责金融市场的副总裁Keith Bear表示,新贵fintech公司和大型科技公司在构建自己的分布式网络方面都面临着成本和复杂性的问题。

“拥有一个安全的网络和经过验证的基础架构,可以建立类似应用商店的模型,银行可以通过认证的fintech和软件提供商识别应用程序,并在无缝的区块链网络上部署这些应用程序”。

巴克莱是DLT领域最活跃的银行之一,对它而言,应用商店是一种验证新方法的方式。

巴克莱CTO办公室的Lee Braine博士解释说,在为实时环境构建分布式分类账时,需要考虑几种不同的部署选项。

例如,如果像CLS这样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提供商为特定用例提供治理和业务服务,那么他们也可以代表银行托管节点,从而加快上市速度。

Braine说,“一些银行也可能会寻求更多分散的部署选项来自己托管节点,通过参与LedgerConnect概念验证,巴克莱获得了分布式分类账专用网络的经验,这种网络旨在连接由市场基础设施托管的节点和由银行托管的节点”。

LedgerConnect有一部分运行在基于IBM区块链平台的权限区块链上,而IBM区块链平台又是构建在Hyperledger Fabric上,当前商店中的所有应用程序都是基于Hyperledger的。但大门仍然向使用应用商店的其他企业区块链解决方案敞开。

CLS创新和解决方案交付部门的负责人Ram Komarraju表示,“我们不反对支持其他类型的分类账,无论是不是R3的Corda,或者是不是Quorum(如果这些技术都很强大并且能够满足安全方面的需求)”。

他还补充道:

“我们的期望是,原则上我们不会仅限于一种技术。”

CLS也许可以被认为是原始的区块链联盟。它成立于2002年,为外汇交易提供管道。但自2015年初以来,它就一直在测试区块链技术,也就是在Hyperledger开始之前。

早期的CLS区块链工作后来被正式化为CLSNet,这是一种测试区块链以匹配涉及一系列非主平台新货币的交易的方式,并将不成熟的区块链技术与60个大型金融机构正在使用的核心结算引擎分开。

因此,CLSNet将成为新LedgerConnect门户网站上的首批应用程序之一。这些应用程序可用于消除典型的对帐工作和重复数据。

Komarraju补充说,“看看今天的资本市场,每家银行都有自己的孤岛办公系统,即使他们的交易方具有相同类型的业务逻辑,但使用的却是不同的技术栈”。

IBM和CLS走了回头路,CLS平台的主要部分是由IBM构建的。LedgerConnect为金融基础设施和区块链提供了连接方式,同时将区块链扩展到CLS以外的其他资本市场领域。

Komarraju说,“这实际上充分利用了CLS在全球重要市场中的地位,以及IBM的投资”。

根据Komarraju的说法,与普通的PoC不同,LedgerConnect已经处于相当先进的状态。

他说,“有些机构已经选择了一些用例,并已实现了这些用例,我们正处于证明该技术可行性的最后阶段”。

虽然巴克莱银行和花旗银行是目前唯一被点名的银行,但像摩根大通和高盛这样的大型投资集团也是CLSNet的一部分。

其他可能的参与者是we.trade平台上的银行,该平台也通过IBM软件即服务(SaaS)的形式使用Hyperledger。

关于为什么CLS无法透露LedgerConnect的所有参与者,Komarraju暗示,这些大银行中有几家正经历区块链PoC疲劳。

他说,“我们无法公开完整的银行名单,因为我们尚未获得其中一些银行的批准。其中一些人希望等到概念验证完成,其他人则需要更多的时间进行内部审批”。

与此同时,IBM的Bear表示,之所以出现PoC疲劳,是因为很多项目都没有进展。虽然这可能是因为业务用例不够具有代表性或者不需要用到区块链,但通常可以归因于启动和运行网络的成本和复杂性太高。

Bear说,“在很多方面,我们都试图摆脱PoC疲劳,但这是不可避免的。”